舊版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藝荟萃
勾魂的大山
2020-12-23    米玉蘭    

 

  巍峨雄渾的大森林,我夢幻的家園,你曾留下我多少剝食你的劣行?因爲你的傾囊奉獻,我才吸取你的精華變得身強體健、耳聰目明。你含辛茹苦地養育了世世代代的山裏人,卻不求回報。是你讓我明白了付出的意義,懂得了感恩。

  

  從我學會走路起,就被這多情的大森林寵愛著。我吃的是大山身體裏的“五花肉”——山珍野味;喝的是大山身體裏澎湃的乳汁——甘甜的清泉水;玩的是大山身體裏健壯的筋骨——柔韌的樹藤秋千;樂的是到大山的懷抱裏淘金——掏空他的五髒六腑換點小錢兒;聽的是大山家族的小音樂家們演奏的美妙悅耳的仙樂——百鳥啁啾、小溪潺鳴;看的是大山家裏四季優美的風景畫——異彩紛呈的四季景觀;嗅的是扮靓大山的奇花異卉的芳香——大自然的氣息。

  大山不但給了我豐富的物質財富,還給了我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雖然我曾經被谷粒兒大的“草爬子”叮得頭皮發麻,被細長的大蟒蛇嚇得魂飛魄散,被黃色的馬蜂子蜇得鼻青臉腫,被蝦蠓和小小的蚊子咬得紅腫奇癢,被凜冽的寒風砭透肌骨,被皚皚白雪凍壞了細嫩的肌膚。但是這些都沒能動搖我對對大森林的熾愛。那抹不掉的記憶,那割舍不下的情懷,幾度讓我愛幽幽,思水流,流到故鄉山那頭,腸斷小山丘。

  故鄉的田野、山川一年四季都能講述我昨天的故事。

  

  

  當一縷東風送來春的信息時,當報春的冰淩花在殘雪中露出她那金色嬌嫩的笑臉傲然挺立在山野的各個角落時,當小河剛剛化成道道溝痕,底層還沒有化透時,我和兄弟們就開始了空前絕後的捕殺動物惡行。我們拿著笊籬,扛著抄蘿子,拎著水桶,高舉火把,深更半夜跑到家門前東邊的小河裏抓哈蟆。那時的蛤蟆大得像五六歲娃娃的小胖手,多得像天上數不清的星星。哥幾個站在冰面上,把“家把什兒”伸向化開的河溝裏,聚精會神地等待著目標出現,一旦發現黑乎乎的東西順流而下,毫不留情地一網打進。在我們兩道防線的嚴密監守下,沒有漏網之蛤蟆。很快水桶就滿了。黑壓壓的蛤蟆好像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呱呱叫著往外亂躥,做垂死掙紮,我們沒有絲毫的側忍之心,狠狠地用蓋子捂上。我不知道那些可愛可悲的小生靈在沒有光明、沒有空氣的黑暗世界裏是怎樣與命運抗爭的,只聽見他們無助的哀叫。我們無視它們的乞求,像打了勝仗俘獲戰利品一樣,擡著它們興沖沖地回家了。等到第二天一早,它們就成了我們家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可憐那些小生命還沒有來得及享受春天的溫暖,就從弱肉強食的世界上消失了。

  僅這樣還不夠徹底,最殘酷的是趕盡殺絕。眼看著門前小河裏的冰排順流漂盡的時候,哥哥們用石頭攔成河壩,割來柳樹條子、榆樹條子編成口小腹大的“蓄籠”,然後把它夾在攔河壩的中間,第二天起開“蓄籠”一看,魚、蛤蟆都已成了甕中之鼈,倒在桶裏,活蹦亂跳的,足夠一大家子人飽餐一頓了。

  物以稀为贵,现在蛤蟆的經濟价值越来越高,令人咂舌。尽管国家已把它列为重点保护动物,但也没能制止住人们的贪欲之心。

  我們罪惡的小手剛剛捕殺完動物,又去摧殘植物。人類在這些不會用明白的語言與人溝通的小生命眼裏該是多麽惡毒!

  時間像小馬車載著我們飛跑,讓我們領略到了人生最美的風景。

  當春姑娘把碧綠的輕紗披上山野時,柳樹上冒出鵝黃的“毛毛狗”,我們跑到河邊,折幾枝小手指粗的條子,把尖兒撅掉,兩手來回慢慢擰動枝條,把樹皮和枝幹全部分離,長長的圓桶就撈下來了,剪成柳笛吹響,那是我們自己制作的“樂器”,是那時最好的玩具。小夥伴們比著吹,短粗的柳笛發出沈悶的響聲,細長的柳笛發出清脆的響聲。柳笛聲聲,吹得我們心花怒放,直吹得腮痛氣短,頭暈目眩,才肯把柳笛丟在一邊再去別處找樂。跑累了,玩餓了,才蹽回家去,上碗架子裏翻翻,沒什麽吃的,就溜到下屋棚子裏各處找找,找不到充饑的食物,只好餓著盼到開飯。入學以前,我們整天在外面瘋跑,很少有停下來的時候。除了看小人兒書的時候,跑野的心才能安靜一會兒。

  當色彩缤紛的野花點綴在田野的時候,是我和小夥伴們最忙的時候,不用大人督促,有點空就跑到野地裏挖婆婆丁、柳蒿芽、老牛锉,小山岡上的山韭菜、白花菜、山菠菜、山茄子、小葉芹、大葉芹,山尖子……都是我們獵尋的目標,筐滿了采一把野花回家,蔫了順手扔掉,那時也不懂得愛惜植物。

  刺老芽長大時,一群小強盜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掃蕩。每個人挎個小筐在山上拉網似地搜尋,看見半根兒鉛筆大的酸姜趕緊掐下來放在嘴裏細嚼慢咽,緩解一下沒啥吃的寂寞,全神貫注地盯著目標。說起刺老芽,不由得令人口齒生津。刺老芽形狀與香椿芽相似,但味道比香椿芽鮮美。刺老芽樹渾身長著堅硬的刺,也許是怕“天敵”向它襲擊才准備了這麽尖端的防衛武器吧!刺老芽樹的團隊精神實在令人敬佩,它們從不孤立地生長,而是成群結隊地形成樹叢,是靠根系繁衍生長的,也許它們也懂得“團結就是力量”的道理。雖然它們永遠也長不成參天大樹,但是它們有自己的生存本事和法則,有自己的價值。當時,我無法理解它們的思想,管它什麽意義呢,只知道它好吃,能解決我們的實際問題,采就是了!我們怕它們那一身硬刺偷襲,被刺痛了,每人撅了一根大腳指粗的“杈巴拉兒”,一手拿著“杈巴拉兒”用力勾住刺老芽杆子,一手捏住刺老芽根往下掰。這是我們自己發明的掰刺老芽的訣竅我們比老芽還有本事呢!可惜,我那幾片刺老芽基地現在都被洗劫一空,成爲黃豆的根據地了。幾十年過去了,刺老芽成了山珍,不可多得。

  當陽坡的刺老芽老得像木棍一樣一折就斷時,背蔭坡的刺老芽剛露出稚嫩的頭,這時廣東菜也從裹夾她的舊衣中掙脫出來,歪著她那像數字“9”一樣的翠綠的小腦瓜,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然後舒展腰枝,用心織出一身綠絨絨的錦緞,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們像一群土匪,絲毫不顧這些“小東西”的感受,用小刀割截她柔嫩的身體,用惡的小手一把把捋她的頭,折她的腰,把她折磨得面目全非,然後帶著勝利的笑容哼著小曲兒打道回府,把她們千刀萬刮包包子吃,那純天然的綠色生命無怨無悔地徹底爲我們服務了。那香噴噴的包子至今還令我回味無窮。

  那时的生態环境比现在好得多,所以山里的广东菜特别多,人们都喜欢吃,因此忽视了猴腿的存在。难登大雅之堂的猴腿、水蕨菜和老牛广不甘寂寞,争先恐后地挤出了地面,与广东菜抗衡。大山之外的城里人和洋人看好了它们的食用价值,每年都要收取大量的腌制的猴腿和新鲜的水蕨菜以及晒干的老牛广,这给山里人带来了可观的經濟效益。大人们每天早早出去,翻山越岭采老牛广,回来把堆积如山的老牛广用开水一锅锅地焯完,再一根根地把毛撸净,放在阳光下曝晒,反复揉几遍,晒出来的菜饱满,这是晒老牛广的科学方法。如果不揉,里面的浓浆就会全部蒸发掉,那么,晒干的老牛广就像干草一样既失掉了丰富的营养,又不好吃,也卖不上好价钱。大人们忙着挣大钱,小孩子就在家周围地带采猴腿、水蕨菜挣小钱。猴腿和水蕨菜收8分钱一斤,这8分钱的诱惑力不亚于当时过年吃饺子的诱惑力,把小孩子们支使得东跑西颠。我们每天放学后,飞快地跑回家,把书包往炕上一扔,作业也不写,到碗架子里翻翻,如果有饽饽,拿起一个,迫不及待地拎起小土篮子边走边狼吞虎咽地吃,来到树林里,饽饽也吃完了,发现目标,把小土篮子放在地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两只小手左一把右一把毫不含糊地捋着,不一会儿,满载而归,到家用胶皮套扎成几小把,再把根切掉,连跑带颠地拿到家后院去卖,换三五毛小钱乐颠颠地买糖球儿吃。那时小商店里没有多少小食品,小孩子们经常买的就是糖球儿糖块儿,眼看货架上的饼干垂涎欲滴,也无可奈何。

 

  

  住在偏僻的大山腳下,總有幹不完的活,我們每天都體驗著勞動的快樂。

  當布谷鳥站在枝頭放開清脆的歌喉唱著動聽的山歌催耕時,田野裏熱火朝天。大人們翻地被壟刨小坑兒,我們幾個小孩子點籽兒,累了,歇下來,跑到地旁的小溪邊趴下,“咕咚咕咚”喝足了水,再種完苞米、黃豆和谷子。種谷子比較麻煩,得先在壟台上摟成溝,再用自制的點種工具點種,大人信不著我們點谷種,他們親自拿著木桶往溝裏均勻地撒種,這時,我們才有空淘氣。我坐在地壟溝裏學吹口哨,太陽當頂也不覺得曬。沒等玩夠,就在大人的催促聲中去踩隔子了。踩隔子是一道重要的工序。點完谷種光培上一層土不行,如果不踩實了會透風,谷種就不會發芽。所以大人點種,我們小孩兒跟在後面,一個培土,一個站在壟台上像走碎步一樣踩隔子,盡管有些累,但我們邊幹活邊猜謎語,不知不覺就把枯燥乏味的農活變成了精彩有趣的童話。

  播下希望的種子後,盼著快發芽,長大。碧綠的谷子苗像小草一樣,我們精心地呵護它們,爲它們除去身邊的“敵人”,不讓雜草和幼苗爭養分。稍一粗心,就把幼苗當小草薅掉了。薅草比踩隔子辛苦炎炎夏日,蹲在地上薅草,既累又曬,揮汗如雨,但我們並不覺得苦,反而在小夥伴們調皮的說笑聲中找到了無窮的快樂。

 

  如果把幹活看做是一種樂趣,那麽,吃野果就是超級享受。

  在買不起水果吃的年代,野果給了我們豐富的營養。那晶瑩剔透的小圓山櫻桃從青綠開始吃到通紅,那一串串的山葡萄從翠綠一直吃到紫黑,還有那串串黑色的稠李子果,那串串鮮紅的五味子,那碧綠的圓棗子、蜜棗子,那紅紅的小圓山丁子和苗榆樹籽兒還有山裏紅,那黑黝黝的像黃瓜籽兒一樣的“小耗子粑粑”,那黃中透綠的山梨……都是我們健康成長的功臣。無論是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只要能吃,一概接收。

  “六.一”前後,草甸子裏的“哈登果”吸收了日月精華,略長的小臉由翠綠漲得紫黑,在低矮的樹叢中誘惑我們,有的隨著微風撲到了大地的懷抱,默默地來,悄悄地走,誰也無法揭開它內心的秘密,無法诠釋它生命的真谛。我們不管它願不願意,深一腳淺一腳地來到她身邊,揪下它的頭兒,放在嘴裏,又甜又酸的紫紅色汁液滋心潤肺,生津止渴。忙不叠地先款待了自己,舌頭上、牙上留下了小小果兒生命的本色,讓我們久久地回味著那種純粹的大自然味道。

  吃完“哈登果” ,林中青翠的拇指盖形的 “扁担胡子”密密地吊在带刺的枝头,又来招呼我们了。它们虔诚地低着头,任由我们吃它,虽然它身上的肉和水分都被核抢占了,而且味道还酸酸的,但我们也不嫌弃它,衣服兜里被它撑得满满的,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放暑假的時候,“托盆兒”綻開笑臉,坐在矮小、渾身長滿刺的枝頭,又像是一盞盞小紅燈籠挑在枝頭。沈甸甸的果實把瘦小的樹枝壓彎了。連成片的“托盆兒”像熊熊燃燒的火一樣紅遍山腰,勾引大人孩子們爭先恐後地圍攏來,顧不得托盆兒秧紮在身上、手上,迫不及待地摘下來先解解饞吃個夠。甜甜的小“托盆兒”被我們一筐筐地往家挎。回到家跑到小河邊,一頭撲到水裏沖去一身的熱汗,頓感清爽了許多。自由自在地摟夠了“狗刨兒”,直打“牙麽鼓”了,才肯出水躺在滾熱的沙灘上曬曬太陽,把沙子蓋在身上很快焐熱了身體,再下水撲騰一陣,然後飛似地跑回家,拿來盆子下河撈魚玩。十厘米長以下的大大小小的“柳根兒”相互簇擁著悠閑自得地在河邊的水草下嬉戲。趁小魚沏堆,蹑手蹑腳走過去,用盆一舀,就有幾條小“柳根子”成了甕中之鼈,其它的迅速逃跑了,大點兒的跑在最前頭,最小的“柳根兒”才一厘米長,我們叫它“小魚精兒”,它們機敏地緊緊跟大魚拼命地逃。我把魚裝在罐頭瓶裏養著玩,直到它們慢慢死去,才成了鴨子們的美食。

  

  小河里除了“小柳根儿”,还有“大头”鱼、“泥鳅”;另有一种咬人不能食用的 “气星子”,我们见到它吓得躲得远远地;深水里有一尺左右的大“细鳞”和大“鲇鱼”,但我们不敢去抓,只好在清浅的水里捉小鱼玩儿。

  “大頭”魚和“泥鳅”喜歡生活在石頭下面,它們把石頭當做自己的保護傘,以爲安全可靠,我們卻不讓它們消停兒呆著,直搗它們的老巢,把石頭輕輕搬開,它們四處找窩躲藏,我們圍追堵截,有時也算計不過它們,被那些小玩意兒耍得團團轉。

  那時,有些人爲了抓魚省事,經常殘忍地往小河上遊撒藥。一條條大大小小的魚翻著白花花的肚皮從上遊漂下來,我們一盆盆地往家揀,過足了吃魚的隱。當時,誰也沒有考慮到吃這些被藥死的魚會有什麽後果。後來才知道那藥是“氫酸加鋁”,山裏人好用這種藥去藥野雞,有時也好使壞去藥別人家的狗,大狗吃了這種藥也會死掉。幸虧往河裏撒的藥量少,不然我們吃了藥死的魚也會和魚一樣嗚呼哀哉的。那時人愚昧無知,不懂得環保。

  不仅吃鱼是我们的奢望,吃猪肉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那年月,买不起猪肉,只好自家养猪。猪饲料除了自家种点窝瓜、辛棉谷、甜菜之类以备下雨阴天应急外,晴天时候都到野外采猪食菜。采猪食菜是美差,我们愿意干,因为既可以随便玩,又可以到外乡人的养蜂基地赚点蜂蜜水喝。热情好客、心地善良的养蜂人看见我们总是主动招呼到他们的帐篷里歇歇脚喝蜂蜜水。这甜透心扉、温暖人心的一幕让我铭心刻骨,至今还觉得那么甜蜜美好。我们喝完蜂蜜水,继续穿梭于林地、田野间,什么灰菜、线菜、寝么菜、刺儿菜、车轱辘菜统统装进了我们的面袋子。天长日久,加之采猪食菜的人多,附近的野菜几乎捋光了,我们就到很远的山上去采,有时还偷偷地溜到别人家的田地里掰点窝瓜蔓子,毛嗑儿叶子塞满袋子,然后得意洋洋地扛回家,剁吧剁吧下到大锅里烀熟,就成了小猪们最好的伙食。等到一入冬,窝瓜瓢儿、菜帮子都没有了,青黄不接时,家里就该杀猪了,这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刻,因为可以管够吃几顿香得流油的猪肉了。那时人实在,邻里之间谁家杀了猪都互相请吃,一大锅骨头肉炖酸菜和血肠,被外人吃得所剩无几,还得互相送一碗肉,我们自己就少吃了很多肉。那时邻里彼此和睦相处,礼尚往来。这样的风俗习惯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初我家搬家。现在,大山里这种淳朴的民风早已随着社會的进步、人心的巨变而改变了。杀猪是最残忍的,当时不理解猪的痛苦,只知吃肉香,现在我是彻底与猪肉绝缘了。

  以前,日子過得很拮據。幸虧有大山的給養才讓我們順利地渡過了艱苦的歲月。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是山裏人真實生活的寫照。

  當青紗帳裏一人多高的玉米杆兒上的“黏大棒”出紅纓的時候,就可以“啃青兒”了。大人們終于把小孩子盼望已久的青苞米擗下來烀一大鍋,上面再放上一些土豆、窩瓜、茄子,不等烀爛,我們就急著掀開鍋先拿起土豆或窩瓜嘗嘗。等苞米烀熟了,再饕餮一頓。

  “啃青兒”的時節,也正是榛蘑鑽出地面來湊熱鬧的時候。田野裏的樹墩子根下圍一圈小傘似的胖乎乎的蘑菇,好像一群穿著褐色服裝的胖娃娃圍在一起做遊戲;樹林裏、草叢中的蘑菇密密地排列著,連成了片,它們雄糾糾、氣昂昂地站在那,警惕地注視著四周,威嚴不可侵犯的樣子,小樣兒可愛極了。我們一陣風似地跑來,七手八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把它們浮獲到我們的小筐裏,挎回家曬上,留著冬天炖雞肉或者換錢。

  大山裏的寶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它就是一座綠色寶庫,是我們山裏人的生命源。

  

  當層林盡染,碩果累累時,山裏人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因爲這是他們搞副業的最好機會。大山敞開了它廣闊的胸懷,熱情地接納來自四面八方的淘金者。于是,山裏沸騰了。我們到星期天就奔赴熟谙的松塔子基地、圓棗子基地、山葡萄基地、元蘑基地、核桃基地、五味子基地……遇到障礙,就用鐮刀開路;遇到爬不上去的樹,就用小鋸鋸倒,我們還學伐木工人大聲喊:“順山倒了!……”;摘山葡萄、五味籽時,連藤蔓一起往下拽。幾經瘋狂掠奪,把能倒騰的都變成了我們家的私有財産,那簡直就是對大山的肆意蹂躏,是對大山的不公。後來我才明白“靠山吃山,吃山養山”的道理,理解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真正含義,可是已經晚了,我已經充當了摧毀大山的凶手。

  

  如果說搞副業是山裏人最快樂的事,那麽,收獲莊稼也是山裏人的一樁大喜事。因爲忙了一春帶八夏,終于盼到了收獲的季節。豐收的田野裏,大人們低頭彎腰收獲著喜悅。我們一幫小孩在大人後面溜黃豆、苞米,趁人家不注意,偷偷溜到大堆跟前拽一把就跑,夥伴們輪流偷,就被大人發現了,他們就連喊帶嚇往家趕我們,我們還賴著不願意走,總想揀點便宜。說到“偷”,我可是“老手”。我們一幫淘氣包子經常溜到生産隊的瓜地裏去偷瓜,其他的小孩子也是拉幫結夥地經常去偷,他們還總結出了一套順口溜:“下定決心去偷瓜,不怕犧牲往裏爬。排除萬難吃個夠,爭取勝利早回家!”正是這幾句順口溜,壯了野孩子們的膽量;我們還曾經溜到人家西紅柿地裏偷柿子吃,那陣兒柿子剛要熟,半青半紅,我們邊吃邊禍害,有的大柿子吃了幾口嫌酸就扔了,弄得滿地都是咬得半了糊片的柿子;我們還曾經偷偷潛入人家的蘿蔔地裏挑大個的蘿蔔拔,把芯兒吃完就扔掉,也不懂得珍惜。現在想起這些,深深地自責。那時太沒有教養了,幹了那麽多不光彩的事,雖然當時。不懂事,但這也算是我人生的汙點了。

  不必說我們幹的那些壞事,也不必說是自己小不懂事,更不必說是沒教養,單說那落後的年代造就了怎樣的一代人。

  大人們跟時間賽跑,把勞動果實收回家,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忙活兒;小孩子們每天放學後就搓苞米、擠窩瓜籽兒,很少有玩的時間。我最不願意幹的就是擠窩瓜籽兒,這活嚰叽、單調,而且耽誤時間,十天半個月才能擠完半個院子的窩瓜籽兒。曬幹就變成錢了,窩瓜瓢凍上喂豬。

  經過一家人日夜奮戰,大功告成就可貓冬了。

  

  

  秋天悄悄把果實送到人間,然後又悄無聲息地把喜人的金色帶走了,是雪花趕走了秋天,占據了大山的各個角落,她要考驗山裏人的耐性,鍛造山裏人的铮铮鐵骨。

  嚴寒擋不住我們淘氣的身影,卻激發了我們挑戰的欲望。我和小夥伴們曾經在冰面上津津樂道地抽尜兒、支小冰爬梨;在雪地裏堆雪人、打雪仗;在菜圓子裏厚厚的雪地上來回打幾個滾兒,用幹淨的雪沾去一身的灰塵;曾經接房檐下的冰流子、鑿小河裏的冰塊放在嘴裏咯嘣咯嘣地嚼;曾經撅河邊的樹枝在冰窟窿裏蘸點兒水再放在幹淨的雪裏打幾個滾兒,自制“冰塘葫蘆”;曾經跑到下屋棚子裏拿凍得硬邦邦的凍梨蛋子、凍饅頭和凍豆包津津有味地啃,小手凍得通紅渾然不覺。還有一件更傻的事令人啼笑皆非:我曾經伸出舌頭去試舔凍得冰涼的鐵器,舌頭被凍在了鐵上,用力一拽,差點沒把舌頭沾下來,舌頭被沾掉了皮,流了滿嘴的血。

  

  除了淘氣,我們多數時間用來幫大人分擔困難。放寒假時,哥幾個拉著自制的爬梨到伐區揀燒柴。個個穿得像企鵝似的。我和弟弟坐在爬梨上。寬闊的爬梨道被馬爬梨壓得溜光,哥哥不用費力把爬梨拉得飛快,我們惬意極了,一路上笑聲響徹山谷。到了伐區,哥哥把爬梨放在道邊讓我看著。我閑著沒事,就爬樹玩,爬完大樹爬小樹,當我敏捷地爬到一棵房子高的小樹梢上時,小樹承受不。被我沈重的身體壓彎了,我兩手緊緊把住樹梢,像蕩秋千一樣飄飄悠悠落到地面,我覺得有趣極了。從那以後,我每次上山都要在小樹上蕩秋千玩,這是我自己發明的最有趣的秋千。我在小樹上悠閑地蕩秋千,他們哥幾個在沒膝深的雪地裏艱難跋涉,把采伐丟下的枝丫從沒膝深的雪裏撈到道邊,裝滿爬梨就下山,哥哥一個人輕松拉著爬梨小跑,我們緊跟著跑,到上坡時幫推一把,到下坡時,爬梨順著山坡像離弦的箭一樣直往下沖,哥哥連跑帶顛也跑不過爬梨,他有點控制不住飛跑的爬梨,嚇得兩手緊把爬梨杆兒,兩腿直往前出溜,身體往後傾斜,眼看要摔跟頭,他急中生智,忙蹲下身體,竭盡全力制止爬梨的慣力,刹那間,滑到坡下。總算化險爲夷,哥幾個都松了口氣。

  後來,哥哥總結了經驗,到下坡時,他不駕轅了,把繩子緾在柴禾上,把爬梨推下坡去。爬梨橫沖直撞,就像一匹受驚的野馬,沖到坡下的雪地裏停住了。哥幾個看著這有趣的一幕,笑得前仰後合。一個個蹲下身體順著山坡滑下去,再把爬梨用力拉出雪地。

  

  後來,林場爲了保證冬運生産的工人們和“拉套子”的大馬的安全,在每個山坡地段都安排一個養路工,每天負責燒沙坑往山坡上揚沙子防滑。以後我們再拉燒柴時下坡就不擔驚受怕了。

  說到冬運生産,就想起我上小學時上山抗旱的事。有一年,到冬運生産時,地上剛鋪一層薄薄的雪,一踩就沒了,馬根本就拉不動爬梨。林場領導很著急,如果持續半個月再不下大雪,就會錯過冬運生産的最佳時期,那麽,冬運任務就完不成。木材下不了山,就成了廢材,林業局就會蒙受巨額損失。在這迫在眉睫的關鍵時刻,林場領導動員我們工段的男女老少,凡是能幹活的都到山裏去抗旱。我們小學生也耽誤了一天的課程,每人拿著一個盆子跟著大人們往伐區的路面上潑水,讓路面結冰。路面光滑,就可以跑馬爬梨了,就不會誤工了。林業工人那種主人翁責任感和不屈不撓的精神一直深深地影響著我。

  穿越時空的隧道,我又回到了那久遠的大山深處遊曆了一番,記憶這根弦把我從小河旁扯到山野裏,從明媚的春天牽到炎熱的夏天,從涼爽的秋天引到寒冷的冬天,令我如醉如癡,細細品味了一下陳年佳釀,雖然有醇香甘冽,但也有一絲的麻辣。

  我小時候就是在這樣艱難困苦的條件下成長的,這是生活在福窩兒裏的人無法理解的。所以,我骨子裏有種吃苦耐勞的精神。我感謝大山給了我這麽多!那堅定不移的大山用無聲的語言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詩篇,怎能不令我魂牽夢繞呢?茫茫大森林,衣食父母本。殷殷慰我心,緾綿情不盡。

  

   设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网址:http://www.szxinruixin.com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2300000013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380号

 
 
热门关键词:

七度棋牌平台| 七度棋牌游戏平台| 七度棋牌网| 七度棋牌大厅| 七度棋牌手机版| 七度棋牌下载| 七度棋牌官方网站| 七度棋牌安卓下载网址| 七度棋牌苹果版| 七度棋牌官网| 七度棋牌游戏下载| 七度棋牌APP下载| 七度棋牌安卓版| 七度棋牌下载地址| 七度棋牌正版下载| 七度棋牌手机下载| 七度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七度棋牌官方下载| 七度棋牌首页| 七度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七度棋牌娱乐| 七度棋牌游戏官网| 七度棋牌游戏大厅| 七度棋牌官网下载| 七度棋牌app|